Friday, August 22, 2014

回忆盘旋脑海里 我明白有些事就该放下
都怪那封信件
是好是坏  是真是假  没关系
至少我的警觉性又回来了  不是吗

那时的情景仿佛才刚发生  历历在目
事情来得太快  我没有一点心理准备
我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 
只有无助感围绕着我

至今走在同样的地方 
仍然心有余悸
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
我想我就是这种感觉吧

很害怕失去的感觉  尤其是在乎的
无论是人。事。物
 是不是只有不要在乎  冷漠 绝情
失去才不会那么痛

 
 
 

No comments: